1. <em id="sclor"><ol id="sclor"></ol></em>

          帮我网}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帮我网 > 名人名言 > 爱情 >  都是夜归人
          都是夜归人
          时间:2014-08-25 17:57:59 来源:帮我网 作者:

            一直在找许美静《都是夜归人》MUSIC RADIO前的独白,寂寞的游魂和黑色搭配,暗涩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一直很喜欢暧昧这个词,许是喜欢这?#24535;?#32544;的感觉,倦倦的,淡淡的,却又在期盼什么。暧昧代表一种选择,喜欢这种生存状态,许是在选择前,当事人显得格外重要。

            “是因为寂寞吗?”乔问。

            “能杀死人的帕格尼尼。”但音箱却放着许美静。

            “荼蘼、鸢尾,蓝山咖啡,营造气氛,阴暗的女人和同样阴暗的男人。你掉下去了。”乔懂得帕格尼尼的意义。

            我沉默,因为我承认。

            “下首歌是什么??#34180;啊?#22478;里的月光》”乔看着CD盒子作答,“太完美的感情,她不应该拥有,她属于黑夜。”乔转身去选曲,他光着脚,在地板上晃来晃去,很温暖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望着他,我有些眩。突然从后面抱住他,想抓住他的手,却感到他左手无名指上金属环的冰冷,?#25104;?#26377;种东西划过。

            “不相信真爱?”我摘下那小玩意,死死地攥在手里。

            “你相信永恒。”他掰开我的手,慌乱中戴错了?#31181;浮!?#35841;都是爱的没有一点把握,也别去想那里是甜蜜的梦想,还是孤单的路上,自由的孤单……”许美静何事宜地?#25925;?#20102;现代都市?#20449;?#30340;爱情观。

            “她总是不给我思考的余地!”我抱怨到,“真傻,没人相信永恒。”但是乔还是吻了我。

            周末,下着雨,给乔打电话,是她接的。我说找乔。她说,你等会,她甜的发腻的声音让我的耳朵有些胀。

            “乔,我想见你。?#34180;?#25105;要结婚了。”电话那边传来水声,显然她已走远。

            “城里的月光?”我知道我的语气已经变了。

            “在八月。?#34180;?#33660;蘼盛放的季节,?#19978;?#26032;娘不是我。”我尽量诙谐。

            “乔,我买了一个?#33660;?#21253;,是玫红色,很大,能装下一切我想装的东西,也想把你装在里面……?#34180;?#20052;,我今天看到一盒胭脂,有些贵……?#34180;?#20052;,我买了一把新伞,鹅黄色,我叫它柔情蜜意……?#34180;?#20052;,……”其实电话早已是忙音。

            雨一直下,只不过这已是我的雨。

            五月,在超市看见乔,他买了一大堆零食。出门时,他递了一颗果冻与我。盯着他的眼睛,我用嘴撕开果?#25104;?#30340;塑料盖,“这样可以诱惑你吗?#32771;词?#27809;有大波浪,没有妩媚的眼神,没有红色的指?#20303;!薄?#20320;在欺骗自己。”乔点上一支烟,语气还是一贯的淡漠。一口吞下果冻,把空客扔向他,滑滑的感觉让我有些恶心,就像乔习惯在下午4点约我出去,因为他知道这时我最寂寞。习惯?也许是一种残酷的成就,残酷对于我,成就对于他。

            寂寞让人变的脆弱,寂寞让人不能拒绝一?#23567;?

            爱情就像高手对弈,谁先心动,谁就满盘皆输。乔经常把它挂在嘴边。他说,他需要针锋相对的对手,但他不要输。要不要用上我党御敌的十六字方针,我总是?#28304;?#40672;弄他。

            乔是清醒的,是聪明的,也是残酷的。我暗?#23613;?

            认识乔在火车上,应算旅途上的邂逅。那年我二十岁,阳光的感觉。那站是武汉。清楚的记得他是?#35801;?#20010;上来的。车上很挤,我站在过道上,矜持地向他点头。平头、江南人特有的白皙皮肤、深眼?#36873;?#26080;框眼镜、淡黄色的衬衫、牛仔裤、NIKE鞋,如果不是他玉石面的戒指,我定把他当成刚上大学的羞涩小男生。

            车厢里很闷,大家都不时变动着站姿,交换?#30460;?#32622;。我依然站在角落,我喜欢这个位置,自由地观察没一个人,而且不?#29611;?#24515;背后受?#23567;?#19978;学时就习惯捡角落,看着同学们进进出出,观察他们的肢体语言,揣测他们的关系。有时为自己灵敏的感觉暗自得意,有时对自己理解的错误深深自责并吸取教?#25285;?#20197;便更准确地把握?#38382;啤?#26366;对乔说过这种感受。他捏着我的脸,“你始终处在戒备的状态,本能地时刻战斗,你想赢,因为你自卑……”他的话让我的血液迅速凝结,他也一定感觉到我身上一寸一寸的冰冷。我想他是满意这种结果的,因为他有成就感。

            乔站到我身边。“学生吗?”他摘下眼睛,侧?#24085;常?#38382;我。“是的,大二,你呢?”?#22812;?#24847;让语气显得可爱和?#23383;伞!?#25105;?工作五年了。?#34180;?#21487;不像啊?!?#34180;?9岁大专毕业,心境老了不少!?#34180;暗?#20320;的眼睛还很纯啊?!”其实我根本就没直视过他。 共3页,当前第1页123※本文作者:佚名※

            他愣住了,盯着我说“啊”字留下的?#22478;?#37202;?#36873;!?#26377;18吗?”他上钩了,心中窃喜。“20,老了!”我模仿他的口吻。

            “我可以抽烟吗??#34180;?#35831;便!”简单的社交辞令给气氛降温。他说,那?#22812;?#21435;抽。其实拥挤的车厢早已没有里和外的界限。很绅士,心中感?#23613;?#28895;还有半支时,他回来了,但眼睛却在对面的女人身上。她薄薄的面颊对男人是个诱惑。20岁的我喜欢虚荣,20岁的我?#27426;?#30340;保护自己。“为什么不把烟递给女士??#34180;?#22899;士?你吗?你要吗?”他做出拿烟的动作。

            “这只是一种尊重!”语气有些强烈。

            他转过头,眯起眼,淡淡地说,“要我电话吗?”没容我考虑,他抓起我的胳膊,掏出口袋里的英雄?#30452;剩?#33509;无其实地写着。我感到?#30452;始?#36731;轻华过的冰冷与疼痛,但身体却随着?#22987;?#30340;游动渐渐发?#21462;?#25105;享受这一刻带给我的感官刺激。“北方人吧?#31185;?#32932;不太好,多吃点水果。”慢慢放下我的衣袖,把笔又插回口袋。整个过程他始终没抬头。但我知道他笑了,在惨白的灯下,我感到他笑容中的胜利。

            我当然没有打电话,因为我知道男人在旅途上是有些浪漫念头的,因为我有些害怕他包含胜利的笑容,这让我联想到残酷。寂寞的人和残酷的人,相遇会怎样呢?我不想知道。但生活总是告诉你害怕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?#35801;?#27425;见乔,我已经毕业,在一?#22812;静?#30171;不痒的做活。他的出现,着?#31561;?#31561;车的同事们眼睛一亮,秋风乍起的日子,他和他的黑色风衣很是显眼。

            乔,我缓缓走过去,并不太肯定地叫他。

            回过头,依然是那笑容,心中一暖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认识吗??#34180;班牛?#20320;忘了。抽烟时,要请问身边的女士是否也要,以及不要……”我刷地拽过他的右手,以一?#24535;?#20154;的速度解开他风衣袖口的巨大黑扣子和里面蓝衬衫的白色细扣,毫不客气地?#32874;录?#20010;数字。抬起头,与他有些惊诧却不失风度的眼神对视,“以及不要,在别人胳膊上写电话!”没有回头,我钻进TAXI.后来同事们说我酷毙了,他们都不相信平日循规蹈矩的我竟在大庭广众下,明?#31354;?#32966;的做出?#35828;?#22823;逆不道之事。听着他们如此之多的成语,我笑了,很甜。

            乔也说,在秋日的阳光下,我变戏法般的动作引起了他猎奇的本能,让他想起《秋日传奇》中布莱德`皮特?#31389;?#30340;一头金发、?#27963;?#21364;有孤独本质的乡村游侠。

            没有人知道,这些动作早二十岁后我练了多少遍,在自己身上,在朋友身上。也没有人知道,在我?#32771;?#19978;衣的右口袋里,都放着一支SKB带香味的笔。

            当时乔在?#20154;?#30340;女友,娇小的,单薄的,属于阳光。

            我呢?我是什么?我?#26159;恰?

            在一部都?#20449;?#20687;剧中,女主角问开车的男主角,女人可以是植物,?#37096;?#20197;是动物,我是什么呢?

            “是黄昏,阳光也黑夜的交接。”乔对我这么说。我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怪物!”男主角笑着回答。

            电视里几个女人的钻石闪来闪去,她们说这代表永恒、幸福、真诚。

            乔总在第一个女人妩媚笑容出现时,挡住我的眼睛,在耳边幽幽地说,这是有钱有闲人的玩意儿。没当听见?#30333;?#30707;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”时,我就说,乔,从、送我一枚戒指?#20254;?

            一次,乔烦了,狠狠抓住我的发,冲我低喊,也不看你戴得进去吗,然后撕下啤酒拉环朝我?#25104;?#29993;过去。

            抓住它,做在镜前,静静地套在无名指上,默默地梳头。回过身,清脆的巴掌落在乔的左脸。钢硬不齐的切口,一道血痕……杂志里?#37096;?#22987;出现DeBeers的广告了,是在讽刺我吗,抚着乔?#25104;?#28129;淡的疤痕,我无泪。

            不知什?#35789;?#20505;开始,乔也成了有钱有闲的人了……六月,在酒吧遇上乔,身边的女孩甚是年轻。眉心的痣,薄薄的面颊,雪白的胸脯,黑色的紧身衣,以?#21543;?#38378;的DeBeers.还是缓缓地走过去,乔,介绍一下!

            乔转过身,向我举举杯,黑夜,我的黑夜。

            握着女孩纤细的手,摩挲那个昂贵的玩意儿,不知在对谁说“黑夜、白天、黄昏,这才完整。?#34180;?#19971;月,游荡于整个城?#23567;?共3页,当前第2页123※本文作者:佚名※

            失恋的朋友哭着说,曾经爱过,不后悔。我嗤之以鼻。她戏剧化的发问,不屑一顾的你啊,为什么还在不停地?#21482;兀?

            抓着头发,我大笑地倒在她怀里,笑得有泪出现。

            一刹那,所有的事情扑面而来:火车的鸣笛声、英雄?#30452;省?#40657;色风衣、淡淡的血痕、许美静、草莓味的果冻,酒吧里闪闪的DeBeers……一刹那,又消失的无影无踪,我开始怀疑一切,包括我的存在……一个人坐地铁回家,跃上地面,习惯性的眯眯眼,泪流满面。

          共3页,当前第3页123※本文作者:佚名※

          相关文章
          信息评论
          小编推荐
          您感兴趣的分类
          该?#27809;?#36824;发布以下信息
          本周?#35753;?/div>
          © 帮我网 闽ICP备10288280号
         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

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sclor"><ol id="sclor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sclor"><ol id="sclor"></ol></em>